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usdt手机钱包(www.caibao.it):原创 粟裕下令延续行军十天的许世友折返,许怒挂电话,陈毅:不懂指挥

2021-01-30 10:35 出处:  人气:   评论( 0

USDT自动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粟裕下令延续行军十天的许世友折返,许怒挂电话,陈毅:不懂指挥

在举世闻名的孟良崮战争最先之前,许世友曾经向粟裕发过这么一番怨言:

“你们要干什么!一会儿这样,一会儿那样,只晓得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,投军的可是两条腿!”

宣泄完毕后,许世友一把将对话筒甩到了一边,只留粟裕直直地对着话筒发愣,脸上青白相间。

原来,当许世友接到华野司令部的下令后,从驻地坦埠争分夺秒向东赶进,准备扑灭博山、沂水一带的“通俗军”。

然而,就在军队开拔还不到一天,华野司令部就又传来下令,让其迅速率部回到坦埠,迎战前来“围剿”的“王牌军”整七十四师。

也正是由于这个突然改变的下令,使得许世友大为恼火,想着争分夺秒却白白折腾了七十多里冤枉路,这让爱兵如子的他,真是越想越气,索性直接透过话筒就向司令部开骂。

要知道,那时粟裕可是堂堂华东野战军副司令,而许世友只是一个小小的纵队司令,云云以下犯上的“放肆”,就连《亮剑》中一直“恃宠放旷”的李云龙都不敢,由此可见,许世友的脾性之“怪”。

对于充满不确定性的战场而言,指挥员的烈性子有时或许可以成为优势,究竟脾性怪的人基本上都勇猛无畏,好比,在解放济南的攻坚战中,许世友就很好地发挥了自己这个特点,率领军队取得了胜利。

但在许多时刻,这样的秉性却是赤裸裸的弱点,稍有不慎就会贻误战机,从而影响整个战局。好比在此时,一旦许世友抗命,那么,厥后的孟良崮战争走向以及效果,都将可能会改写。

以是,在听到许世友的怨言后,粟裕一旁的总司令陈毅连忙接过电话,对许世友说道:“下令是我陈毅下的,战场情形千变万化,我们以为现在打整七十四师很有意义……

在陈老总的一番注释后,许世友这才茅塞顿开,而且听到要去打的敌人正是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,许世友更是来了劲儿,随即在电话一头响亮回覆:“明了了,坚决执行下令!”

在厥后的战争中,许世友率领的九纵成为了华野的一把尖刀,直直地插到了张灵甫的身上,甚至说,他是孟良崮战争的最大元勋也不为过。

不外有意思的是,在孟良崮战争的庆功会上,陈老总并没有对九纵的劳绩着重表彰,反而还将许世友甩电话、发怨言一事提了出来,对此指斥道:

“有的人就是骄傲自满,了不起呢!讲怪话,什么‘不要用手指头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’。不用手指头卡,怎么指挥军队?我看呐,有些干部就是不懂指挥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陈毅突然截住了话头,眼睛直直地望向了九纵的干部堆。然而,正当他准备接着说道时,他才发现,原来许世友压根儿没来开会……

本期文章,笔者将带人人走近孟良崮战争,看看赫赫有名的许将军,在这场战争中的“稀奇”显示。

我们知道,自蒋介石于1946年6月发动周全内战以来,善于打游击,战术天真的解放军就神龙见首不见尾,屡出奇兵,使得蒋介石在全国各地都在损兵折将。

稀奇是在华东战场遭到了几场大北以后,蒋家军这才痛定思痛,将失利的缘故原由总结为军力部署不严密,各军队之间距离过大,这才给了解放军“可乘之机”。

因此,从1947年最先,国民党军队便启用了“抱团取暖和”这项新措施,将整编七十四师,第五军以及整十一师,这三个“王牌军”举行涣散体例,将其划分编入汤恩伯兵团,王敬之兵团和欧震兵团辖下,贪图以“王牌军”动员“通俗军”的方式,实现深梯次部署,从而更好的制止被解放军“各个击破”。

这就是所谓的“硬核桃”(王牌军)搭配“烂葡萄”(通俗军)战术,“硬核桃”打头阵,“烂葡萄”在双方起珍爱左右,若是解放军从中央打,“硬核桃”可以酿成前后的三角阵;若是解放军从两翼攻打,“硬核桃”变与“烂葡萄”组成梯次部署,从而在军力上占有优势。

不得不说,整编后的国军简直“精”了不少,之后,听凭华野若何诱惑,他们都不中计,丝毫没有给我军“制造机遇”的机遇。

因此,在这种情形下,陈、粟二人想到了一个“耍龙灯”的战术来应对国民党的“硬核桃”与“烂葡萄”战术,让军队忽南忽北,时东时西的跑,有时又或进或退,将敌人疑惑得两眼发花。

而我军这样声东击西的目的只有一个,希望能够吸引敌军对我军“脱手”,从而找到能够将敌“王牌军”和“通俗军”离开的破绽,以此来获得歼敌的机遇。

果真,在看到我军云云频仍的流动后,蒋介石产生了嫌疑,他以为我军不停运动是由于无力再战,或者是想拖延时间,贪图用这样一种方式来麻木他。以是,他加紧让华东区域的国军寻找华野主力,希望与我军开启决战。

到了1947年5月10日,国军突然发现华野主力在博山、沂水一带流动,于是,蒋介石立刻下令让欧震兵团向博沂区域靠近。在蒋介石的放置下,整十一师承担起了打头阵的义务,而剩下的第七军和整四十八师则在左右举行掩护。

得知“王牌军”整十一师和其他两支“通俗军”离开后,陈粟二人异常兴奋,他们刻意抓紧这个机遇,一举将两个“通俗军”吃掉。

5月11日,华野司令部下达了扑灭第七军和整四十八师的下令,而承接这个义务的,正是许世友的九纵。

接到下令以后,许世友立刻集结了军队,朝着博沂区域就是一顿狂奔,只几个小时就跑了近七十里。

不外有意思的是,华野司令部在11日中午下达了歼敌下令,但到晚上就获得情报,汤恩伯兵团以为我军主力在坦埠一带,以是,集结了整七十四师这支“王牌军”,以及整二十五师、整八十三师两支“通俗军”准备攻占坦埠,而且先头军队七十四师已经迫近坦埠。

对于战场瞬息万变这一点,陈、粟二人自然是十分清晰,而在权衡了利弊以后,两人以为整七十四师是一条大鱼,扑灭该部将更有利于华东事态的后续生长。

于是,陈、粟二人在12日破晓向许世友部下令,下令其回防坦埠,以围歼整七十四师。

要知道,此前九纵已经举行了十多天的延续奔忙,将士们早已是身心俱疲,好不容易才到坦埠休整。不外还没获得喘息,又被下令开拔博沂区域,鉴于上级放置,许世友也没什么可说,也是欣然领命。

但跑到半路,司令部却又突然下令折返,这可让性子急躁的许世友,按捺不住了。

因此,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,许世友向粟裕发了一通怨言,惹得陈老总不满。

在受到许世友的指责后,粟裕倒是没有说什么,虽然气不打一处来,但并未发泄。只是陈老总也是个“怪脾性”,看到许世友的“无理取闹”后,他可憋不住气,于是,直接就怼了回去。

而陈老总发话后,许世友自然不敢再说什么,只好率部赶回。在敏捷赶回坦埠后,顾不上休息,“九纵”就加紧修建军事,准备迎接来犯之敌。

那时,“九纵”收到的下令是担任阻击义务两天,想尽一切办法缠住整七十四师,为我军形成笼罩圈争取时间。

这个义务对于许世友而言自然是小菜一碟,在他的冷静指挥下,九纵与整七十四师鏖战两天两夜,最终使得整七十四师,只前进了两三公里。

就在九纵奋力阻击的同时,第1、第4、第6纵队也在努力举行着穿插支解,顺遂切断了整七十四师与整二十五师、整八十三师之间的联系,至此,一个偌大的笼罩圈最终形成。

到了5月14日,张灵甫才得知自己被笼罩的新闻,不外,对此他却并没有忧郁,甚至还以为是一件好事。

根据张灵甫的理论,整七十四师可以充当诱饵的角色,以此来吸引我军主力,有利于国军大军队在外围形成更大的笼罩圈,从而一举干掉华野主力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不外,当天中午,随着整七十四师一些外围阵地的丢失,张灵甫忧郁被围歼,于是,便下令军队向孟良崮偏向退却。在张灵甫看来,孟良崮易守难攻,有利于为国军大军队争取时间;同时,就算孟良崮失守,也可以退守到垛庄一带。

垛庄是沂蒙山区的交通要道,同时也是主要的后方补给点,这里不仅有大量的守备工事,四周另有着国军壮大的防守兵团。因此,“垛庄”可以说是整七十四师的焦点防守点,堪称是张灵甫的“街亭”。

但两军博弈,不仅比的是两军的军力和战斗力,更比的就是双方指战员的战略眼光,看谁能够看得更远。而在这一点上,张灵甫能想到的,粟裕自然也能想到。

于是,华野指挥部立刻下令王必成的六纵星夜赶往垛庄,而且在电报上,还特意签上了“十万火急”的字眼,由此可见义务之紧迫。

那时,王必成的六纵,距离垛庄有120多公里,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一天一夜。以是,为了完成义务,六纵将士只能绷紧神经赶路,时代没有一刻休息,就连用饭都是边跑边吃。

就这样,六纵玩命般的赶时间,终于定时到达了指定的地址“垛庄”,随即切断了张灵甫的这条退路。

不外有意思的是,当蒋介石得知了整七十四师被围和垛庄失守的新闻后,一直自信的他依旧充满了乐观,他以为自己这支“五大王牌”之首战斗力惊人,共军基本没有能力脱下这块“肥肉”。

对此,蒋介石还特意给张灵甫和汤恩伯发了一封电报:

“今已得知灵甫之七十四师被围孟良崮,甚惊又喜……现命七十四师灵甫部坚守阵地,吸引共军主力,再调十个师之军力支援,以图里应外合,中央着花,夹击共军,决战一场!”

不得不说,蒋介石等这一天已经太久,他一度踏破铁鞋都想要寻找陈粟主力,决战并扑灭之。以是如今华野主力尽露,他自然要把握住这个“得来全不费工夫”的机遇。

对于这一点,张灵甫也是深表明白和赞许,他兴奋地向蒋介石汇报:

“我七十四师坚守孟良崮稳如泰山,望校长放心,灵甫刻意恪守孟良崮吸引共军。”

然而,不知是蒋介石过高地估量了整七十四师,照样过低地估量了华野,他所期待的“中央着花”,并没有如约而至。

华野司令部在发现整七十四师向孟良崮偏向移动以后,便立刻调整了部署,准备以五个纵队来对其围攻。而那时许世友的九纵,在完成了阻击义务以后,随即被编入了主攻序列之中,担任东北偏向的进攻义务,

随着总攻下令下达,各纵队都最先向各自偏向提议进攻,使得张灵甫一时间倍感压力。

随着战争的希望,张灵甫越发感觉到战场上的形势不对劲,由于共军的火力,实在是壮大的厉害,其冲锋就没有住手过。更为要害的是,整七十四师的补给线还被我军切断,霎时间陷入到了缺水缺粮的田地。

在饥渴交攻的情形下,整七十四师的官兵,还将眼光放在了由九纵控制的一眼山泉上,他们发狂似地向九纵进攻。但许世友那里会让他们顺遂地喝到水,他毅然指挥一个团死守泉眼,硬是顶着凶猛的炮火打退了敌军二十多次冲锋。

仗打到这时,伤亡惨重且没了补给的七十四师才知道慌了,张灵甫连忙向四周的友邻军队求救,四处讨情“拉兄弟一把”。

但蒋介石的军阀团体我们都清晰,有兵才有权是基本常识;再加之那时华野,早已放话架好了打援阵地,这使得四周的友邻军队更是没有人敢贸然支援。

厥后,在蒋介石延续不停的“畏敌不前者杀,作战不力者杀”的严令下,四周的黄百韬兵团、李天霞兵团才算动了真格,但此时整七十四师却已败局已定,驰援也再无济于事了。

5月16日,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,张灵甫率领军队尽力向东北偏向突围,但却猛地扎进了许世友的怀中。

只管七十四师一度撕开了不小的口子,可在许世友的指挥下,这个缺口照样很快就被重新堵住,而且还顺带祛除了不少敌人。

就在前线打得不可开交之际,陈毅向许世友打来了电话,询问其前线情形:“全歼七十四师,成败在此一举了!你们打得咋个样了?许世友,你得不得行哦?能不能拿下孟良崮?”陈老总操着一口隧道的川音问道。

对此,许世友信心满满地答道:“打成这个样子,一定将他们所有祛除,陈老总放心,我另有一个师的预备队没上,不会让一个敌人跑了!”

“好!要不惜一切代价,把孟良崮拿下来。你们打掉一千,我给你们补一千;打掉两千,我给你们补两千!”陈毅的语气中显著带着兴奋。

在挂断电话后,陈老总还不忘向粟裕报喜:“这个许世友有两把刷子哦,打到现在另有一个师没上。”对此粟裕也是微笑着颔首。

就在与陈老总的通话竣事后,许世友立刻下令各军队加大进攻力度,将所有能够投入战斗的职员都派上了战场。而伴随着一阵阵凶猛的喊杀声,当天下昼三点,九纵的一个团率先冲上了孟良崮,而孟良崮战争,也以我军的胜利、张灵甫的战死而了结。

孟良崮战争胜利的意义可见一斑,我军不仅扑灭了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四师这支“王牌军”,更是粉碎了敌人“鲁中决战”的设计,一举扭转了华东战局,为我军解放山东奠基了相当有利的基础。

而在这场战争中,除了元勋粟裕独占“风头”外,许世友这员猛将也不可谓不出彩

不外值得一提的是,在孟良崮战争胜利后的庆功会上,许世友却并没有出席,甚至连假都没请。

原来,在集会最先前,许世友推测陈老总会“摒挡”他,于是,便求着政委林浩带队去开会,还对此注释:“祝捷大会陈老总准会骂我,开会你去带队,请托、请托。”

而效果也不出他所料,陈老总在讲话中,果真将他发怨言的“旧账”翻了出来。不外,由于许世友的缺席,再骂他也没了意义,以是,陈老总只得作罢,而许世友也得以逃过了一劫。

不得不说,许世友这个“刺儿头”,虽然经常会惹上级生气,但凭着出众的接触能力,他也不失为陈、粟二人的爱将,究竟只要能打胜仗,其他什么都是小事情。

不外,对于为什么是由陈毅而非粟裕来指斥许世友这个问题,其中也是“大有文章”。

在华野战史上向来有这么一个说法,叫做“陈不离粟,粟不离陈”,对于这个说法的来源,人们普遍以为是我军的一种“特有”的“指挥班子”,即毛主席下达的“在陈毅领导下,大政方针共同商定,战争指挥交粟裕卖力”的指示。

有人说,之以是毛主席会云云指示,主要就是解决华野军中一些“老革命”不平上级指示的问题,稀奇是许世友、宋时轮等人,稍不留神就会搞出“么蛾子”。

究竟粟裕作为我军的“战神”,是在取得了宿北战争、孟良崮战争、济南战争和淮海战争等一系列战争的胜利后,才被人们所认知的。在解放战争初期,他的指挥能力并没有获得太好的体现,加之资历一样平常,以是很难做到服众。

而陈毅我们都知道,要说资历,整个解放军中就没有几个人能够与之相比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是继朱、毛之后的第三人,其军中威信更是不言而喻(这也是厥后在1955年授衔时,陈毅被授予元帅军衔,而战功累累的粟裕被授予上将军衔的主要缘故原由之一)。

以是,毛主席让陈老总坐镇华野,让粟裕周全卖力军事,实际上是做到了知人善任,这也在厥后的实践中获得了完善的展现,稀奇是在孟良崮战争中,陈、粟二人的互助更是产生了异常优越的“化学反应”,或者可以说简直就是“珠联璧合”。

可以说,若是没有陈毅坐镇的话,那么粟裕下令的威严性,军队的执行性,或许就会大打折扣,稀奇是像许世友、宋时轮这等猛将,对上粟裕就如同张飞对上诸葛亮,可能存在的问题可见一斑。

这里倒不是说许世友针对粟裕,究竟许世友作为将才,他的眼光是很难和粟裕这般帅才相比的,以是,对于粟裕的许多下令,他都难以明白,这也才有了他对粟裕那番以下犯上的“发怨言”。

但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宿将,许世友也明白执行下令的主要性,因此只管对于上级的许多下令有意见,他都是先执行再反驳,这也使得他并没有酿成过什么大错。

总的来说,对于粟裕本人,许世友是并没有什么意见的,反之,他还对其异常尊重。像在特殊历史时期,粟裕将母亲送到南京看病时,许世友还特意对其举行了特殊照顾,因此二人的关系也并非一些野史盛传的那般不堪。

究竟,我军能够屡打胜仗,靠的不仅仅是优异的士兵和雄厚的群众基础,打胜仗的因素,另有将相和,有团结一致,另有不同于国军那般的将领间相互的信托和尊重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吉林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